歡迎光臨商務印書館,返回首頁
圖書搜索:

水流云在——張元濟孫女的自述(增訂版) 平裝合璧之書

分享到:

定價:¥48.00

  • 著者:183352 
  • 出版時間:2020年08月本印時間:2020年08月
  • 版次:1印次:1頁數:448頁
  • 開本:32冊數:1 卷數:1
  • ISBN:978-7-100-17737-5
  • 讀者對象:普通讀者,張元濟研究者
  • 主題詞:張瓏回憶錄
  • 人氣:30

顯示全部編輯推薦

“把論文寫在祖國的大地上”——社會大轉型中的中國知識分子
現代出版大師張元濟嫡孫女、中國第一部英文建筑雜志創辦人、共和國第一代知識女性張瓏先生的珍稀歷史記憶
 


張瓏先生青年時代為北京大學英語教師,她熱愛教學、勤懇敬業。在下放湘西山區期間,為山區學子編寫英語教材以做好教學工作;改革開放初期,又創辦并主編了我國第一部英文建筑雜志,成為中外交流與合作的使者。張瓏先生的回憶,充盈著柴米油鹽般的生活細節和販夫走卒類的眾生百態,猶如靈動的水彩畫,生動還原了從上海到北京,從近代到當代,中國社會近百年演化變遷的場與景,她的文字溫潤如玉卻力透紙背,行云流水中包羅萬象,常以寥寥數筆,于無聲處描寫出大歷史的深水波瀾。
“合璧之書”的兩位作者——張瓏先生和李瑞驊先生,是一對相伴五十多年的幸福伴侶。張瓏的丈夫是享譽世界的鋼結構大師,人民大會堂鋼結構的設計者。他們一個學文,一個學工; 一個是溫和嫻靜、腹有詩書的大家閨秀,一個是陽光俊朗、多才多藝的歸國學子。他們積極投身于新中國建設,在各自的工作中辛勤耕耘、無私奉獻。他們為人均極為謙和、低調。他們一起經歷共和國的風風雨雨,一起承擔家庭和個人命運的起起伏伏。在共同走過的半個多世紀,“從未鬧過矛盾、吵過架”,是世所罕見的美滿婚姻典范。
兩書寫作風格一剛一柔、相得益彰;兩書所記載內容,也互參互補、相映成輝,兩書“合璧”,呈現出一種妙不可言的陰陽互濟、回味悠長。





 

顯示全部作者簡介

張瓏(1929—  )譯審(教授級),享受國務院政府特殊津貼專家。
1929年出生于上海,原籍浙江海鹽。先后就讀于上海中西女子中學,上海圣約翰大學英文系。1951—1969年在北京大學西方語言文學系任教。1969—1970年在河南秦屯干校下放勞動。1971—1973年在湖南黔陽師范學校英語科任教。1973—1994年任職于中國建筑設計研究院建筑情報研究所,創辦英文刊物《中國建筑》,任主編。
編有中英對照《住房城市規劃與建筑管理詞匯》,譯有十冊《中國古建筑大系》中之三冊——《皇家苑囿建筑》《文人園林建筑》《禮制建筑》等,著有《風清月明:張元濟孫女的回憶點滴》等。

顯示全部內容簡介

本書是張瓏先生的回憶錄。作者以其特殊的身份背景和人生經歷,細致入微的觀察,平和沉靜細膩的文筆,記述了自己的成長歷程:在上海極司非而路40號、廬山牯嶺中路118號A、上海上方花園24號的家庭生活和中西女中、圣約翰大學等地的求學生涯;在北京工作后在北大任教,下放干校,在湖南黔陽教書,擔任雜志主編及退休后的多彩生活等一生經歷的品味與感悟。
作者擁有獨特的人生體驗,從其普通而又不凡的個人生命史可以窺見到上世紀30年代起至今變動不居的社會和時代的縮影。

顯示全部目 錄

第一章 家庭背景 
極司非而路 40 號  
牯嶺中路 118 號 A  
上方花園 24 號 
第二章 求學的年代  
中西小學  
中西女中  
圣約翰大學 
第三章 步入了高等學府  
進京  
在老北大工作的一年  
燕園均齋 
教學
1956 年的學習氣氛  
政治運動的年代 
第四章 攜手五十五載 
甲五樓 
乙三樓 
第五章 告別北大  
第六章 下放干校  
第七章 湖南黔陽  
黔陽師范  
回家  
重執教鞭  
苦與樂  
出入湘西  
還京  
第八章 翻到大變化的一頁 
變之一:工作  
變之二:住房 
變之三:有客自境外來 
變之四:西出國門 
第九章 感慨萬千話交流  
編寫中英對照《住房城市規劃與建筑管理詞匯》  
十年辛苦編雜志 
第十章 我的退休生活 
還鄉 
不能落伍  
病痛  
祖國山河多美景  
寫回憶錄  
第十一章 十年后記 
317 個日日夜夜  
自我救贖 
祖父誕辰 150 周年紀念  
還原被歪曲的史實  
絮叨話往事:悼念堂姊張祥保

顯示全部精彩試讀

1祖父崇尚儉樸,經常教育晚輩勤儉節約。雖說那時家里有花園洋房,但無絲毫奢侈浪費之惡習。勤儉持家之風貫穿在我們生活的每一個方面。從最小處說,繩子、紙片都是不允許浪費的。祖父的書桌里有一個抽屜專門用來放繩子,凡是有包裝物品用過的繩子,都繞起來放入抽屜以便重復利用。大小紙片也都收起來,用以寫便條、記事等等。敬惜紙墨成為我們全家至今遵循的習慣。祖父廣交四方人士,每天都會收到大量信件。他把信封積累起來,每過一段時間就會讓家人做一次“翻轉信封”。所謂“翻轉信封”,就是把收到的信封拆開,翻過來重新粘貼好,再次利用。做“翻轉信封”的程序是先把信封拆開,再翻過來疊平,用漿糊粘貼,然后用書或其他重物壓上,待漿糊干后即可使用。母親、蕭媽媽、祥保姊姊都會參加這項活動。我也總想加入,但往往因為瞎搗亂而不被接納。這一活動就是在樓梯平臺進行,信封都攤在大圓桌上,參加活動者都圍桌而坐。如今細想起來,祖父當年收到的信封中不乏一代名人的來信,如梁啟超、熊希齡、傅增湘、胡適等等,不一而足。信封上留下的是他們的手跡。如果能把這些信封保存至今,其價值當大大超過重復利用的價值。

2學生都是十七八歲的孩子,有相當濃重的鄉音。黔陽地區有十個縣,由于大山的阻隔,各個縣的口音有很大的區別,因此他們的英語發音受鄉音的影響也各不相同。他們都是天真純樸而又好學的孩子,使我對他們的學習環境感到格外的痛心。他們沒有英語教材,又缺乏適當的教學方法,如何才能讓他們學到一點基本的英語呢?我開始自編教材,就是編一些簡單的日常用語。詞匯都是簡單的基本詞匯,盡量選用單音節詞。語法都是從頭講起,如現在時、現在進行時等等。吳文中是教學組長,他給我很大支持。也不知他從哪里找來一架老得不能再老的 Underwood 牌英文座式打字機,放在我的屋里。瑞驊為這打字機擦拭了一遍,并加了一些油,打起字來可以略微靈活一點。我就用它打自編的教材講義,發給學生。上課時,我盡量帶學生朗讀,幾乎每堂課都做聽寫,盡可能在堂上用簡單的英語問答,讓他們逐漸習慣于用耳朵聽,用口說,而不是學一些干巴巴的“無聲”的“啞巴英語”。就這樣,好不容易挨到了 1971 年的暑假。我請學校領導批準我回北京多待一段時間,因為我要設法到北京大學去搞些教材來。征得了領導的同意,我回北京后從祥保姊姊處借來了北大一年級的教材。那時沒有復印機,我只能一字一句地抄,直到暑假過完以后,我才回到黔陽。

 

疯狂德州扑克下载 四川快乐12中奖口诀 体彩排列五2019第一期开奖结果 上证指数腾讯 广东快乐10分开奖走势图带预测 1万炒股一年最多挣多少药明康德 十一选五开奖号码结果奖走势 赌场流行的扑克玩法 浙江11选5奖金对照表 腾讯分分彩定位公式 配资网上上盈怎么样 北京快三助手下载 pk10技巧 稳赚买法 福建31选7三个有没有中 股票平台排行 广西11选5最新开奖彩吧助手 纽约 股票指数